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风流媚》作者:芙蓉夫人

日期:2019-05-14
摘要:话说清朝乾隆年间,苏州为渔米之乡,在月桥左近有一渔户,姓赵名衣,娶妻张氏。生儿女一对,男叫泽良,女唤秋月,长子相貌堂堂,次女面目清秀,金童玉女,颇惹人爱。
这一年,泽良十五岁,秋月十二岁,张氏患疾,竟自死了,剩爷俩三人,靠打渔为生,那时兵戈满地,赋税繁重,他等渔户,每日纳课税四三十文。恰此,赵衣落疾,腿至残,不能打渔,遂失去生计,眼看钱尽粮断,一家子痛苦不堪
话说立人将凤儿捆至椅上,又吃下一粒壮阳丹药,情兴敖然,照准那微红一撞而入,痛得姑娘求死不得,求生不能,当下哭叫个不停。本来凤儿年纪尚小,玉户又隆肿,现再猛然一弄,实是难当,无奈动弹不得,只好死挨死受,立人心花怒放,款款抽送,唧唧有声,忽又用力顶住,使劲研蹭,揉那花心。本来凤儿阴户狭窄,弄得哼哼唧唧,又哭又笑,甚是有趣。
立人弄得腰酸,又叫李成接着弄,李成又弄有两个时辰,又换上立人。立人上来,十分勇猛,无奈凤儿四肢被捆,已然麻木,腰儿弯弯向上腆着,更是难过,加上用力顶撞,便使劲研蹭,早忆软洋洋的,死人一样,足足又弄有四、五个时辰,方才一泄如注,出了身子。
将凤儿放下,已是走动不得,立人将她放於被中,安慰一番,便各自歇息了,此时天已大亮。
这日,立人、李成、秋月玉秀、香梅、凤儿、雪儿、容儿来胜地牛头山上游玩。牛头山,因远处看似牛头而得名,牛角乃石峰高耸而成。牛头上,即两石峰之间有一平整之地,上建有神庙,并无道人,只有一守庙老头,在中嘴处有一硕大温泉,能容纳上百人同时沐裕众人来此,难免要在牛头上玩耍一番,李成、玉秀、香梅、容儿左中角,立人、雪儿、凤儿、秋月则上了另一角。
登攀石峰,难免要手拉手儿,相互叮嘱,互告小心。
姑娘家毕竟胆小,登了一高,便觉惧怕,李成合立人便行於前头,不时拉姑娘一把,约莫一个时辰,方才爬上牛头山的角尖。
说它是角尖,又不是真切的,上面竟有一片绿茵地,鲜花朵朵,凉风习习,香气四散,简直就是人间仙境也。
左角与右角遥相呼应,李成先上左角,便向右角道:“哥哥,我们左角胜也,你们还相差甚远呢。”
只听立人道:“贤弟,数日未曾炼身,如此登攀,确有难处,我甘拜下风,回罢,赏你百两银子,何如?”
李成笑道:“如此奖赏,未免重也。”
立人道:“贤弟有何夙,只管讲罢了。”
李成道:“你下次出行么,替我一约绝世美女,何如?”
立人大笑道:“绝世美女,天下少有,实在难寻,若遇之,我便领回,赐与你便是。”
李成道:“无所谓赐与,是你的亦是我的,我们共着用,何如?”
立人道:“正是,今如此美女子,不是与你共着用么?”
李成道:“是也。”
立人又道:“我等好好歇息,痛快玩耍。”
各自便不再言语,左边这角,李成向香梅道:“妹妹,你道在此干甚才尽兴呢?”
香梅低声说道:“我哪里晓得,你说了便算,我没甚。”
李成道:“好,难得如此景致,岂能错过良辰美景,我等来做个合欢连床上会罢,何如?”
众女道:“妙也。”
顿时三女子甚是狂荡,向李成扑将过来,把他压於身下,香梅搂着李成玉颈,口对口儿亲起嘴来,玉秀便去解开他的衣裳,容儿便去摸他胯下那硬梆梆的东西。李成顿觉欲火焚身,痛苦难捺,片时,便被除去了衣服,露出洁白如玉的肌肤来,三女子伏於上面,如饿狼扑食一般。
李成道:“你们亦脱光身子吧。”
姑娘们一声应下,便都去了衣服,露出白光光的身儿来,旋即又一个个扑於李成身上,贴裹在一起。
香梅小姐心切,便翻身跨上,玉秀与容儿兴亦来,但不敢与主人要强,只得望梅止渴。
李成见小姐有些按捺不住,便一把搂过,旋转,便压於身下,一摸户下,早已淫水长流了。他寻硬梆梆的尘柄,只轻轻一顶,便已进入了大半截,顿觉户内阔绰无比,却亦美妙无比,再一送,便没了根底,姑娘顿觉塞满户内不容丝发,遍身爽意,李成一阵大抽大送,抽得“唧唧”有声,姑娘口里“哼哼呀呀”叫个不停。
玉秀,容儿跪於李成面前,奶子挺立,双手不停的捏搓着,李成或面向左侧,吸玉秀的奶子,或面身右侧,吮容儿的奶子,好不快活。
香梅正上兴头,李成却越送越慢,越喂越少,心里甚急,户内又酸痒,原来李成一心多用,又要弄香梅,又要吮吸玉秀与容儿的趐乳。小姐好不生气,遂生出一个法儿来,欲知小姐思出甚法,后事又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十九回李成战之娇过瘾立人会之美尽兴诗曰:手折花枝过绮窗,包闻燕子语双关。
晚来惟有孤灯照,密室大铺瘦满腔。
话说李成一心三用,不解香梅之痒,小姐遂生一法儿。
只见她就地一翻,便将李成压于身下,又对着直竖的尘柄坐将下去,把肥大的尘柄全部吃了,大起大落,把李成痛得哇哇叫,回回直抵花心,摆动柳腰,擦及痒处,更是爽不可言,口里不停的浪叫:“美哉!美哉!”
玉秀和容儿见此,欲火难捺,只觉得户内痒痛无比,周身酥软,淫水长流。
二人见公子不能顾全,用手捣弄起穴儿来,穴里弄出的水,打湿了穴边的毛儿,毛儿便粘连成一团,煞是诱人。
李成见二人如此难受,心亦急,便取出壮阳神丹,吃了两粒,便觉得全身力大无比,尘柄粗大坚硬,又将香梅放于草地上,抬起一条腿,举枪就戳,连根送进,似蜻蜓点水,又如饿鸡啄食,连连直捣花心,弄得花房叨叨作声。如此大抽大送,足有五百来回,弄得姑娘浑身瘫软,死了一般。又约莫一个时辰,弄得香梅连丢三回,方才罢手。
随即李成又将容儿放至草地上,分开两腿,用力一顶,进了半截,觉得户内甚紧,热烙无比,更觉有趣,便是一阵大抽大送,弄得姑娘体颤头摇,叫苦不堪。李成更觉兴极,勇猛无比威风不减,直弄得她无声无息,如同死去一般。
李成见她兴致已过,便又搂过玉秀。玉秀趁势一坐,已坐于李成胯上,尘柄已吃了大截。弄了一个多时辰,玉秀便筋疲力尽,愈来愈慢。
李成仍觉不解兴,遂翻身扛起玉秀两条玉腿,柳腰紧抱很很就刺,直捣花心,弄得玉秀香汗淋淋,舒畅无比。又弄有二千多回,不觉身子一软,泄了,方才罢手。
待醒过神来,只听的耳边咿呀声,遂感奇怪,循声望去,大笑不已。
只见右角尖上,立人、秋月、雪儿、凤儿均光着身子,把成一团,似一朵云在摆动。
原来立人仰卧于一块石上,雪儿正与他亲嘴咋舌,秋月、凤儿正在玩弄尘柄,你捻他按,你吮他吸,把尘柄弄得甚高,硬如生铁一般。
秋月几经风雨,浪性十足,看着硕大尘柄,顿觉兴起,户内痒得更是难煞,便向立人哀求到:“快弄我,我难过死了!”
立人道:“不急。”
秋月见立人没有弄意,便起身,不管生熟,一抬臀坐将上去,已吃进大半,此更使立人兴起,亦迎凑起来。姑娘虽兴正浓,娇体却少力,便渐觉难有兴致。
立人识得秋月景况,翻身压上,长驱直入,很抽很送,大汗淋淋,姑娘浑身舒畅,瘫了手脚,口中不住咿呀连声,一直弄了三千多回,方才对泄。
凤儿和雪儿早已过兴,见立人也瘫了,便来扶将他小憩片刻,待立人还原了身子,方才给他整好衣服,自己亦着上衣装,又赏美景。
只听左角的李成问立人:“可曾尽兴?”
立人道:“只弄了秋月,余者尚未弄呢。”
李成道:“哥哥,是弄累了吧。”
立人道:“可能是也,你却如何?”
李成道:“他等都敌我不过,败下阵来矣。”
立人到:“贤弟真行,我自愧不如。”
李成道:“不敢,看那山顶上有个神庙,去瞧瞧,何如?”
立人到:“答应便是。”
言毕,众人又分别下了牛角,来到牛顶,向一座神庙走去。
这座神庙,共五间神堂,均塑有甚像,房宇古典,朱栏红门,飞檐龙脊。
众人于正庙门聚集,汇入一伍,大家难免要互诉新奇不题。
众人径直来至神庙,刚入庙门,只一老道。这老道自称神机妙算,立人便请他相卜。老道道:“我有一事,你得依我,不知何如?”“你说便是,相后再言。”
于是,道人便给立人看起相来。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第二十回神庙道人赐妙药密室大铺闹春意诗曰:造化令颠钧,其妙难预知。
何况亦绳系,良姻固有时。
话说立人求老道人为他相术,老道却以卜准赏美女一名为约,立人应许,便看起相来。
老道援着长须,瞪大眼,撇着嘴道:“大人官至三品,极为受宠,花天酒地,美女绕身,家业昌盛,如日中天,大人,是否?”。
立人道:“是也,后来呢?”。
道人有道:“大人之命,富贵在天,天有不测,必有祸害。”
立人急急问道:“快讲,有何祸害?”
道人有道:“大人身居朝中要职,却不顾政事,一旦娘娘失宠,必失依靠,东院失火,救之晚矣。”
立人细想何尝不是,有问道:“老先生所言极是,我终日不理政事,是为情欲所困也,不知老先生有何高见,能使我解脱出来。”
道人道:“古人云,一物降一物,事厌者未必烦。大人情性甚浓,如何除之?只得听之任之罢了!”
立人道:“我身子每况愈下,竟日日如此,恐有不妥,是也?”
道人说道:“我有法宝,能使你精力旺盛,雄力不减,大人可曾愿试?”
立人道:“老先生只管讲罢了。”
道人说道:“我炼成金枪不倒丸,此丸汇集百种妙药,又在火中炼,功力极强。吃后,必觉体力十足,战不可胜,如此几日,必生厌意也必淫心大减,直至戒除。”
立人道:“好,与我几粒,若确如此,必有大赏也。”
道人又说道:“大人可否带几名女子,与我去密室,如何?”
立人大声道:“且依你。”
随后,便带着秋月、容儿、雪儿、风儿随道人走进密室。立人四处一望,呀,如此堂皇富丽去处,但见稠纲锦帐,大红绣被铺在其中,香味诱人,令人晕去。
道人从一小盒取出一颗药丸,递与立人道:“大人吃下方可行事。”
立人接过吃了下去,顿感雄根勃起,力大无比。“大人,这边请。”
道人带立人至锦被中间,更觉难耐,急不可持,便向秋月等说道:“速去衣服,为我所用。”
瞬时,四女子便成一团粉白,屁股耸得老高,待立人受用。
立人命她们睡于绣被上,只见数条玉臀粉白香躯,好似琼枝瑶树,光彩相映。立人睡于中间,那根尺多长的尘柄,肥伟无比,昂然直竖,先令秋月仰卧,腾身跨上,用力一耸,直抵含巷。那秋月便口内咿咿,连声叫快,立人一手拄被,一手伸去摸那雪儿牝户,又把头颈侧于一边,与凤儿亲嘴,又令容儿推其股,一口气耸有千余,弄得秋月把身子一歪,丢了。
立人便把秋月放起,令容儿横卧,背脊靠在凤儿身子,即跳下床来,捉起双足,尽根抽送,一口气就有千二三百,弄得容儿十分爽利,体颤头摆,连连叫快。雪儿看了这个溪骚模样,忍笑不止。只听得凤儿叫道:“你们只顾快活,却不心疼我,我这酥胸,压得酸痛。”
立人忙叫过秋月,却叫他做了靠背,把那白腿高高捧起,遂轻一下,重一下,没头没脑,亦有八九百抽。
遂又丢了容儿,又把凤儿抱到床上启股就搠,只因立人连战三人,气微减,凤儿又看了许多,欲火难焚,便觉尽根顶送,不能解痒,急忙翻身扒起,把那尘柄套进,用力乱插,又弄有一个多时辰。
雪儿等得不耐,便把凤儿扯下,耸身扒起,立人又觉精力已足,就将雪儿推在被上,一顿乱抽,足有两千多回。
只在这四个时辰,把四个女子弄得体酥骨软,若在云中一般。
四个女子都瘫于床上,一动亦不动,若死去一般,而立人尘柄依然直竖,不得泄,又一个挨一个着实弄了一回,方才泄。
立人整上衣裳,道人走来,问道:“大人意下如何?”
立人大笑道:“老先生如此妙药,世上少有,先生多赐予我几粒吧。”
道人笑道:“大人何须心急,此药虽妙,药力甚大,却不可多用,否则会阳精泄尽而损之。一粒可管半月,半月内切勿再用,我与你十粒吧。”
道人说完,又从盒里取出了十粒药丸,为立人包了,让他装妥。
立人谢毕,问道:“老先生要美女一名,作甚?莫非是要交欢。”
道人大笑道:“此言差矣,我身为道中之人,远离色欲,岂能乱淫?我是想用一女子,让他吃我的强明丹,看其药力如何?”
立人道:“这有何难,我令他吃下,看如何。”言罢,便叫过一人,令其吃下。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十一回众人同欢众人乐三贼劫得三佳人诗曰:纵活百年终觉少,风尘碌碌何时了。
为图富贵使机关,富贵不来人已老。
话说道人炼出强阴丹,立人命秋月吃,试看药力,秋月只得吃之,顿时全身燥热,户内痒灼无比,药力难耐,遂一手捏着奶子,一手挖着阴户,口里咿呀的叫个不停。

本文地址:https://www.sooodu.com/n227c9.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lantu |
相关新闻    风流媚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