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露春红》清·苏庵主人撰

日期:2020-06-08
摘要:话说大宋自太祖开基,太宗嗣位。经历七代帝王,都则偃武修文,民安国泰。至徽宗道君皇帝,专务游乐,不理朝政人事。以致万民嗟怨,金虏乘之而起,把花锦般世界,弄的七零八落。直至二帝蒙尘,高宗泥马渡江,偏安一隅,天下分为南北,方得休息。其中数十年,百姓受了多少苦楚!正是:
  露春红
  清·苏庵主人撰
  第一回  遭逢战乱弃离双亲
  第二回  冼赖皮趁机淫才女
  第三回  船夫贪色理当丧命
  第四回  洗白为财施计卖俏
  第五回  鸨母诱人奸淫爱娘
  第六回  黄阿妈规劝靓爱侄
  第七回  娇娇娘子坠入风尘
  第八回  寺庙游玩遇风流郎
  第九回  爱娘体残任人摆布
  第十回  何公子七战俏粉月
  第十一回  何浩巧计兄妹乱淫
  第十二回  贪淫买婢激情鏖战
  第十三回  张公子大闹销金帐
  第十四回  骚何浩扮众破花心
  第十五回  粉月装嫖客被人奸
  第十六回  张公子力克众佳丽
  第十七回  八男女同榻共凤流
  第十八回  洞房花烛双双酣战
  第十九回  俊公子买妾帐中欢
  第二十回  浴盆里公子破处红
  第二十一回  贪物抓阄论命寻欢
  第二十二回  淫荡公子精尽呜呼
  第二十三回  三贼探花弱女受奸
  第二十四回  生逢绝路又入烟花
  第二十五回  薄命红颜船上受辱
  第二十六回  钟情男女比翼双飞
  第一回  遭逢战乱弃离双亲
  话说大宋自太祖开基,太宗嗣位。经历七代帝王,都则偃武修文,民安国泰。至徽宗道君皇帝,专务游乐,不理朝政人事。以致万民嗟怨,金虏乘之而起,把花锦般世界,弄的七零八落。直至二帝蒙尘,高宗泥马渡江,偏安一隅,天下分为南北,方得休息。其中数十年,百姓受了多少苦楚!正是:
  甲马丛中立命,刀枪队里为家。
  杀戮如同戏要,抢夺便是生涯。
  内中单表一人,乃临清城外富乐村居住,姓赵,名然,浑家何氏。夫妻两口,开个粮食铺儿。虽则粜米为生,一应柴、炭、茶、酒、油、盐、杂货,无所不备,家道甚好。年过四旬,止得一女,名唤风儿。自小生得清秀,且资性聪明。七岁时,送私塾中读书,日诵千言。十岁时,便能吟诗作赋。曾有《闺情》一绝,为人传诵。
  诗曰:
  朱帘寂寂下金钩,香鸭沉沉冷画楼;
  移枕怕惊鸳并宿,挑灯偏惜蕊双头。
  是年,风儿长至十四,诗词歌赋不提,琴棋书画皆通。况飞针走线,出人意表。此乃天生伶俐,非教习之所能也。赵然因自家无子,欲寻女婿来家靠老。止因女儿灵巧多能,难乎其配,故求亲者虽多,却都不曾许。晃幸遇了金虏猖獗,把临清城围困,四方勤王之师虽多,相主和议,不许厮杀,以致虏势愈甚,打破了京城,劫迁了二帝。那时城外百姓,一个个亡魂丧胆,携老扶幼,弃家逃命。
  且说赵然,时值此际,领着浑家何氏,牵着小女风儿,同一般逃难者,背着包裹,结队而行。急急如惊弓之鸟,惶惶如漏网之鱼。担渴担饥担苦劳,此行谁是家乡,叫天叫地叫祖宗,惟愿不逢鞑虏。正是:
  宁为大平犬,莫作乱离人!
  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正行之间,虽未曾遇着鞑子,却逢一队败残的官兵。看见诸多逃难百姓,且皆背有包裹,遂假意呐喊道:“鞑子来也,鞑子来也!”顿时哭声叫声一片,慌忙乱作一团,可恶的残兵,还沿路抢劫。
  此时天色将晚,吓的众百姓落荒逃窜,你我不顾,苦上加苦。
  却说小女风儿,被翻军冲突,跌了一跤,惟年幼个小,遂躺下缩成一团,尚不曾被压着。乱军过后,风儿爬起一瞧,已没了爹娘的影儿。风儿胆小,不敢叫唤,遂躲于道旁古墓之中,过了一夜。
  次日天明,出外看时,但见满目风沙,死尸横路。昨日同时避难之人,皆不知所往。风儿思念爹娘,不由得痛哭流涕。欲待寻访,又不认得路径,只得往南而行。
  哭一步,捱一步;约莫走了二里之程。心上又苦,腹中又饥。抬头望见土房一所,想必其内有人,欲待求乞一些汤喝。
  及至向前,却是破败的空屋,人口俱逃难去了。风儿倚土墙而坐,哀哀哭泣。
  自古道:“无巧不成话。”风儿哭泣良久,忽见一人翩然而至。揉揉泪眼,定神一看,那不是邻人赖皮哥么?遂心中一喜,停止哭声,惟抽噎不住。
  且说赖皮其人,本姓冼名白,年方二十岁。与凤儿为邻,平昔游手好闲,不守本份,乃惯吃白食,用白钱的主儿,故人称“赖皮”。
  赖皮亦是被官军冲散了同伙,今日独自而行。听得啼哭之声,慌忙来看。风儿自小相识,以赖皮哥相称,如今患难之际,举目无亲,见了赖皮,犹见了亲人般,遂忙拭眼泪,起身相迎。
  风儿问道:“赖皮哥,可曾见我爹娘么?”
  赖皮深知风儿聪颖机敏,更是俏丽异常,贪其美色,早已心怀鬼胎,数次勾引风儿,皆被其父赵然所睹,后对风儿管教甚严,未遂赖皮心意,如今偶遇风儿,好不高兴。遂眼神一动,计上心头,撒谎道:“你爹与娘寻你不见,好生痛苦,如今前去了。吩咐我道:”倘或见我女儿,千万带了他来,送还与我。‘许我厚谢。“
  风儿虽是聪明,却正当无可奈何之际,“君子可欺以其方”,遂全然不疑,随着赖皮便走。正是:
  情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
  赖皮牵着凤儿玉手,吩咐道:“你爹娘连夜已走。若路上不能相遇,且到前进村相会。一路上同行,我权当你亲妹,你权叫我亲哥,不然,只道我叫留迷失女子,不当稳便。”风儿乜斜凤眼,笑道:“亲哥说了算。”
  约行二里路,至一大草坪,但见:
  绿草悠悠,随风摆动,溪水涓涓,欢乐流淌,树儿高高,频频点头,小鸟低飞,喳喳直叫,长呼口气,令人心旷神怡。
  赖皮顿住,将随身带的干粮取出,把些与风儿道:“风妹,行程尚远。如今我已倦矣,况此地景致迷人,莫如在此小憩片时,何如?”毕竟不知风儿如何回答,且看下回分解。
  第二回  冼赖皮趁机淫才女
  且说赖皮叫风儿于草地上同憩,凤儿颈儿一扭,道:“亲哥说的是耶,我亦体困肚饥,歇歇当好。”
  言毕,二人同坐于地,凤儿拿与干粮来吃。赖皮则偷眼细瞧风儿,但见:
  樱桃小嘴,一张一翕,合着整齐洁白的牙齿,犹红梅含雪,玲珑尖鼻,楚楚动人,凤眼睁眨,甚是爱煞人也。
  赖皮垂涎三尺,遂双手捧过凤儿脸蛋,吐过舌尖,凑将上去。风儿吞下口中物,神情慌张道:“亲哥不可,这是何意?”
  赖皮嘻笑道:“我已想你多时,亲亲何防?”
  遂将舌尖含于凤儿口中,狂咂起来,风儿顿觉周身酥痒,口中哼哼不停。
  赖皮早已淫兴大发,那能熬得,遂去解风儿腰带,风儿按住,道:“这又是何意思?”
  赖皮不作声,将手移至风儿胯间,隔山取火,捏弄不止。刹时,觉手湿滑无比,低首一看,阴中淫水已流,润湿裤档一片。赖皮兴急,又放手于阴部揉搓。
  凤儿虽年十四,春兴却已勃发,只觉阴中阵阵骚痒,遂松手任其玩弄。赖皮乘势替风儿解去裤儿。但见:
  玉股雪白细嫩,话儿高堆堆,紧揪揪,犹刚出笼的发泡的小馒头,中间一道缝儿,水水汨汨流出,毛儿尚无。
  赖皮架起金莲,扛于肩上。脱掉裤子,研弄其牝户。风儿阴中如蚁子闯人,麻酥酥,怪痒痒,遂探手握住赖皮那物,坚硬无比,九寸有余,粗亦二指难围,顿觉心中害怕,便道:“亲哥,我甚怕,你那家伙怎的如此粗长?”
  赖皮笑道:“这你就不知晓了,愈粗愈爽利,愈长愈快活,如若不信,将他入了尝尝。”
  言毕,将尘柄对准那妙品,一耸,正进二寸余,风儿哎哟一声,将玉臀斜扭,尘柄脱出。赖皮急了,复入将进去,用力一顶,约进四寸许,又一耸,已被连根吃入。风儿哀声不断,道:“亲哥,慢些,妹抵挡不了了。”遂用手顶住赖皮小腹。须臾,风儿只觉阴中微痛,又放开手,赖皮便缓缓抽送,约有九百余回,风儿渐入乐境,遂双手着赖皮臀,往下压。赖皮亦大抽大送,风儿曲意奉承。口中“亲亲心肝”直叫,下面唧唧有声。
  战罢二千余回合,风儿一惊,似有尿意,便叫道:“亲哥,我要撒尿。”
  赖皮知道他丢了身子,便将阳物拔出,低首一看,臀下草地已湿大片。猩红点点,狼籍不堪。赖皮双膝着地,用手帕替凤儿揩了话儿,且自个儿也揩了。
  二人对面而坐。,赖皮对风儿道:“初次开苞,未免疼痛难忍,但只要紧牙忍着,便是苦尽甘来,人生之乐;莫过于此也。”
  风儿道:“不想裙带之下有如此乐趣,真爽利死了。”
  赖皮也笑笑,风儿道:“亲哥,你那家伙甚是厉害。亲哥,男人那物,都如你这般长么?”
  赖皮道:“风妹,你有所不知,这亦不算长。”
  不待赖皮再说,风儿惊奇,遂插话道:“难不成还有更长的么?”
  赖皮笑道:“自然,还有长约尺五,粗亦碗口大的,那才算大耶!”
  风儿道:“这般长大,岂不入进心里去了。”言毕,二人大笑。赖皮顺势褪掸风儿上衣,那坚挺的肉峰儿顿现,浑身白嫩如雪,犹一弹即破,那奶头周围,尚而有丝丝圆晕,煞是可爱。
  赖皮道:“风妹,生得一对好乳饼儿,快与我咂咂。”说着,即将嘴迎将上去,口含奶头,小儿吸奶般吮将起来,咂的凤儿浑身痒痒的,遂双手握住阳物,挪移滑动起来。
  片刻,阳物便又硬将起来,尘首如鸡蛋般大小。风儿着实难耐,遂一把推倒赖皮在地,腾身于胯上,用牝户对着尘首,着实坐将下去,只听噗哧一声,尘柄被连根吃掉,风儿阴内痒极、便速速打起桩来,须臾,淫水顺着尘柄流下,风儿愈战愈狠,愈狠愈战,战有千二三百下,方才丢了。赖皮那物,坚硬如故,凤儿遂至溪边,手捧些水,浇于其上,方才偃旗息鼓。
  二人嬉闹一番,方才穿衣捋发,提裤束腰,收拾妥当,便携手前行。
  行至前面村首,闻得村中人声哗然,鸡飞狗跳,混成一片。
  毕竟不知他们二人将怎办?且看下回分解。
  第三回  船夫贪色理当丧命
  且说赖皮同凤儿行至前面村首,忽闻混乱声一片,知是靼子来了,赖皮便拦住风儿玉指,飞奔至一江边,见江岸边泊只船儿。遂靠进一看,没等他们发话、船上那人便道:“客官要渡船过江么。”
  二人应道:“我们将至前村,闻里面杀声震天,遂转来,欲渡船过江,而后去响水村躲避。”
  那人听后,忙道:“时值兵戈满地,二位客官快清上船。”
  说着,二人来到船上;坐下,回头再看那人,但见:
  脸庞黝黑发亮,一对剑眉倒竖,两只微红的眼珠,嵌在那三角形眼眶里,鼻子胆而高耸,嘴唇厚而外翻胡须约有二分,全身衣着褴楼,声音如撞洪钟,估计三十岁左右年龄。
  那人见二位看他不转眼,遂上前一步道:“二位客官放心,我乃响水村人氏,贱名卜富,虚度二十八,靠渡人为生。”
  说毕,划动双桨,徐徐前行。行至江中,那人见两人已酣然睡去。遂取出迷魂粉,往赖皮鼻上一抹。一声喷嚏之后,赖皮便浑身瘫软,倒于船中,不醒人事。
  且说凤儿。被赖皮喷嚏声惊醒,睁开睡眼一看,赖皮已倒于船中。不由得大叫道:“这是为何?”
  那人转过脸来,瞟了凤儿一眼。蹲于凤儿身边,挑着凤儿下巴,淫笑道:“美人儿。我们耍耍何如?”
  凤儿见状,立身退后几步哭道:“大人。你饶了小女子!”
  那人见凤儿美色,那肯就此放过,跨步接过凤儿,反剪双手于背后,掏出那白生生的话儿。
  那人忙脱去自己裤子,那物早已坚挺昂然。遂俯身上马,对准那小穴儿猛刺。凤儿苦苦哀求,直至嘶声力竭。那人仍不顾凤儿死活,只管狠扎狠抽。
  凤儿挣扎不得。只将臀部微缩,那人愈干愈狠不觉胯下已见鲜红,约莫半个时辰,凤儿疼痛难忍,昏死过去。
  那人见状,亦无心恋战,少许,便泄了。但仍不罢休,伏在凤儿腹上,挑起衣摆,含住奶头,吮咂不停。
  良久,不觉赖皮药力已过。醒将过来。见那人正玩弄风儿,心下一狠,起身将船桨操于手中,照那人头一棒。那人一晃,便顺势落人河中。不题。
  赖皮解去绳索。扶起风儿,将衣服拭净。替凤儿穿起裤儿,搂于怀中,静待醒来。
  时光匆匆。不觉已是日落西山,渐近傍晚。赖皮见凤儿仍未醒,心中着急,遂放凤儿于舱中,急急划桨前行。
  船将泊岸,赖皮闻得哎哟一声,回头一看,凤儿已醒,惟紧锁眉头,苦苦叫疼。赖应取来些药粉,将水调了,涂于阴户。
  片刻,二人下得船来。赖皮扶住凤儿道:“凤儿。能行否?”
  “稍有疼痛,尚能撑着。”言罢,二人同往响水村。
  看看天色已晚,赖皮同凤儿,亦困倦不堪。饥肠漉漉,遂寻得一饭店。要了些酒食,吃罢,便在此就宿,不题。
  且说光阴冉冉,日月如梭。赖皮与凤儿这一住,便是三四日。凤儿伤情渐好,因寻爹娘心切,便对赖皮道:“赖皮哥,同行几日,承你照顾,此恩此德,亲妹没齿难忘。如今已住几日,昼夜思念爹娘,还烦劳亲哥,送亲妹还家,不知可否?”
  赖皮微笑道:“凤妹言重,此乃举手之劳。不足挂齿。离走多日,念爹娘心切,亦是情理之中事,惟时下骚乱异常,人心不安。若携你归家,亦不一定见着爹娘。那时。岂不成孤儿,无人照管?”

本文地址:https://www.sooodu.com/n259c9.aspx,转载请注明出处。

0 | | lantu |
相关新闻    露春红  苏庵主人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